中国含西藏香港澳门 2017年人权报告

中国(含西藏、香港和澳门) 2017年人权报告 概述 中华人民共和国(PRC)是一个集权国家,中国共产党(CCP)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政府及安全机构的所有最高层职务几乎都由共产党员担任。最高权力掌握在由25人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以及由7名成员组成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手中。习近平仍然身居三个最重要的职位,即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及中央军委主席。在10月举行的中共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中共再次确认习近平在未来五年继续担任中国及中国共产党的领袖。 文职政府保持对军队以及国内安全部队的控制。 政府须承担责任的最主要的人权问题包括:任意或非法剥夺生命及未经正当程序处死;使用包括域外失踪在内的强迫失踪等法外手段;对囚犯实施酷刑或刑讯逼供;任意拘押,包括严密的软禁及行政拘押,还有在被称为“黑监狱”的非官方拘押设施中的非法拘押;对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宗教及行动自由(包括在国内和国外旅行)的严格控制,包括拘押和骚扰记者、律师、作家、博客作者、异见人士、上访人员和其他人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对互联网、平面媒体及其他媒体上发表的公众言论进行审查并严格控制;将来自朝鲜寻求庇护的人员遣返回国;公民无法选择自己的政府;腐败;严厉压制参与倡导人权以及涉及公众权益和少数民族问题的组织及个人;强制性的计划生育政策有时会导致绝育或流产;人口贩运;对劳工权益的严格限制,包括禁止工人组织或参加自己选择的工会。官方对西藏自治区(TAR)和其他藏族区域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UAR)的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言论、宗教、迁徙、结社和集会自由的压制更加恶化,并且比境内其他地区更为严厉。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官方颁布新的规定,强化了压制性安保手段,任意逮捕、关押和骚扰一些和平表达政治和宗教观点的人士,并以反恐和反极端主义的名义不经正当法律程序加急办案。 当局通过司法系统处理了一批滥用职权的案件,尤其是腐败案件。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是由共产党先行调查,并通过不透明的党内纪律检查程序对官员进行处罚。共产党继续主宰司法系统,控制着对所有法官的任命权,并对某些案件的判决直接作出指示。当局骚扰、关押并逮捕独立倡导打击滥用职权的公民。 第一节  尊重人格的完整,包括不受以下行为的侵犯: 任意剥夺生命及其他非法的或出于政治原因的杀戮 中国存在诸多政府或其机构任意或非法杀人的报道。在许多情况下,这些案例极少或没有任何细节可循。 7月13日,政治犯、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警方的羁押中因肝癌病逝于沈阳医院。在刘晓波去世时,他已在监狱中服刑多年;2009年,他因在起草倡导政治改革的《08宪章》中所扮演的角色而被法庭判处“颠覆国家政权罪”。 政府官员声称,医生在5月末的一次常规体检中诊断出刘晓波患有晚期肝癌。监狱里的医疗检查显示早在2010年刘的肝脏就有问题。尽管政府声言为刘提供了常规体检,国内的人权组织坚持认为,由于不允许刘得到早期治疗并拖延提供进一步的医疗照护,政府要对他的死亡负责任。 刘于6月被批准“保外就医”,他被转送到沈阳一家医院做癌症治疗。外国政府、一些国际非政府组织以及国内活动人士呼吁政府允许刘晓波到国外接受治疗。政府拒绝了这个要求,但是批准两名外国医疗专家去沈阳看望刘晓波,并就其病情提供“咨询”。在对刘晓波做过检查后,医生们说他们的机构可以提供可能延长他生命并减轻痛苦的护理。中国政府拒绝了他们的建议。刘在一周后去世。刘的遗孀、诗人刘霞在刘去世之后依然被非法软禁中。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生的数起暴力事件造成多名人员死亡。例如,据政府媒体报道,1月8日和田公安当局开枪击毙三名做出抵抗的所谓的恐怖组织成员,但未提供细节。在前几个年度就有过有关将任意杀戮当成与“恐怖分子”或“分裂分子”冲突来报道的指称,但对新疆的新闻媒体和其他信息源的严格控制,加之政府日益严格的安保态势,致使许多报道难以得到证实(另请见西藏附录中记录的践踏人权的事件)。 6月4日,昌吉回族自治州的一位哈萨克族阿訇阿克马提在警方拘押中离奇死亡。有报告说,警方迅速将其下葬,并禁止神职人员在场。随后警方拘押了100多位将其死讯发布在网上的人员。 尽管近年来的法律改革减少了对死刑的使用并改善了复审程序,当局仍然在未经过正当程序和未提供上诉渠道的情况下在定罪后处决了一些被告。 b. 失踪 有多起报道称当局拘押了一些人并将他们长期关押在不明地点。 8月,人权律师高智晟的下落不明。高于2014年被从监狱释放后一直遭到软禁。8月里,高的家人和朋友报告说他们与他失去联系。9月,自由亚洲电台援引高的家人报道说,他们被告知高被警察拘押在一个秘密地点,但当局没有披露与其被关押有关的任何细节,包括他近期失踪的原因。 自从2015年1月当局拘押了中国民主党创始人秦永敏和妻子赵素利以后,赵仍然下落不明。秦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但还没有被判决。当局尚未公开赵素利被控任何罪名,她的家人已起诉政府,试图藉此探寻她发生了什么情况。赵的家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们担心赵已经死亡。 本年度,律师王全璋依旧下落不明。当局在2015年7月的“709”大抓捕中逮捕了300名人权律师及法律助理,王也在其中。从那时起,等候判决的王便被关押在不明地点,无法接触自己选择的律师。从他被羁押直至12月,王的家人既见不到他也听不到他的消息,他的朋友和家人说他们不知道王是否依然活着。这次镇压主要针对的是那些为重大的宗教自由和人权案工作的辩护律师,包括2008年的三聚氰胺丑闻、被拘押的北京“女权五姐妹”、手无寸铁却被警察射杀的徐春和案,以及性侵幼女、家庭教会成员和涉及法轮功的案件。 当局对“709”大抓捕后羁押的数名重要人物做出审判,其中包括8月在天津被审判的博主吴淦。在审判前,当局将吴关押在不明地点长达两年多,成为事实上的失踪案。12月26日,法庭判决吴8年监禁,并剥夺政治权利5年。 本年度中发生了数起境外失踪案件。出生于中国的亿万富翁肖建华于1月从香港一家豪华酒店中失踪。数家媒体报道说他有可能遭到来自大陆的国家安全人员绑架。肖持有加拿大护照,同时还拥有安提瓜和巴布达的护照。 于2015年在泰国下落不明的瑞典书商、香港居民桂敏海年末被释放,但仍不能离开中国。 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人士在新疆自治区失踪。不少案例是在被捕人员从海外学习返国之后发生的。 政府仍然未就1989年对天安门示威游行进行暴力镇压时被杀害、失踪或被逮捕的人员给出全面、可信的说法。许多参与1989年示威游行的活动人士及其家属继续遭受官方骚扰。 政府在防止、调查和惩戒这样的行为方面未做出任何努力。 酷刑和其他残酷、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法律禁止从肉体上伤害或虐待囚犯,并且禁止监狱看守酷刑逼供、侮辱囚犯的尊严、殴打或教唆其他人殴打囚犯。针对部分类别的刑事案件,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规定,通过酷刑及其他非法手段取得的包括口供在内的证据不得用于庭审,但这些法律保护措施仍未得到有力的执行。  不计其数的前囚犯或被拘押者报告说,他们遭到殴打、电击、强制数小时坐板凳边、绑手腕吊起、强奸、剥夺睡眠、强制灌食、违背本人意愿强迫服药以及其他形式的身心虐待。尽管狱管当局也会虐待普通犯人,但据报道,他们尤其会对政治与宗教异议人士实施更恶劣的虐待。 有多起报道称,在“709”大抓捕中被拘押的律师、法律助理和活动人士遭受到不同形式的酷刑、虐待或有辱人格的对待。被羁押的博主吴淦的律师说,当局对吴实施严厉的酷刑,因为他拒绝合作。在当局1月释放了律师李春富后,他出现了精神失常,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而他以前从未出现过这个问题。人权律师谢阳在其一月被释放后发布的一系列声明中说,他在长沙长期被羁押期间曾反覆被捆绑、殴打。他说,他在后来被直播的审判中“坦白交代”是因为他在羁押期间遭受大量酷刑之后被“洗脑”了。 作为对这些报道的回应,政府指控律师江天勇与被羁押律师们的家属协同编造酷刑说法。江的家人说,8月份他在网上直播的审判中与当局的合作是他自己在羁押中遭受酷刑的结果。 一月,瑞典公民彼得·达林与《卫报》分享了他在2016年初被羁押23天中遭受酷刑的第一手经历。达林声称,他被蒙眼、剥夺睡眠、被长时间审讯以及不准锻炼。他还说他在长时间的审讯中被连接到测谎仪上。[…]

Continue reading …